《思想坦克》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

2020-06-10 作者 : 浏览量:295
《思想坦克》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

本文作者为王昭文,原文标题: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2018 年 11 月 26 日,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和公投后两天,林瑞明教授在家中颓然昏厥离世。从 24 日选举开票的晚上到 11 月 25 日夜,他转发了 190 则脸书讯息,许多都和选举有关。显然这次选举的结果让他焦虑忧心,不顾自己遭肾病和高血压长年折磨的身体,急着想了解这新的局面。

1950 年出生的林瑞明,几乎一辈子都在台南生活。台南市立中学、台南一中到成功大学,只有高三转学台北建国中学、研究所读台大历史系,短暂离开台南。他在成功大学历史系任教,从讲师到教授,桃李满天下。虽然一路读历史、教历史,真正所爱是文学,一辈子写诗不辍,广为人知的另一个身分是诗人林梵。从研究所时代他就结合史学训练和对文学的热爱,展开台湾文学史的探索。

《思想坦克》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

就读台大历史研究所近代史组时,他去听杨云萍教授的课,听这位经常「跑野马」(上课时会讲到离题很远)的教授怎样解构《台湾通史》,分析史学着作所引用的材料来源、阅读原典的重要性。课余师生常一起聊文学。杨云萍也是诗人,在日治时期已很有名气。杨云萍对台湾文学有一份自信骄傲,常说:「台湾文学里面有一些中国文学所没有的东西,特别是用日文创作的那个阶段哩,有很多了不起的智慧。」

研究所时代林瑞明除了在课堂上与前辈作家杨云萍的交流,还抱着极大的嚮往亲近杨逵,跑到东海花园和杨逵住了一年,将对杨逵的了解写成《杨逵画像》一书。集社会运动家和文学家于一身的杨逵,从绿岛的政治牢归家后,在大肚山荒凉的山坡地开闢「东海花园」,勉力维持生活。1970 年代,杨逵的作品〈压不扁的玫瑰花〉选入中学国文课本,老作家重新受到重视,左右统独各路怀抱理想的人物都跑来找他。林瑞明也透过这样机缘,认识了不少文学界、政治界的朋友,近身观察促成党外运动崛起、台湾走向自由化的几股力量。

其实从中学时代,林瑞明就很像现在的文青+愤青,热爱电影、古典音乐、文学,另一方面又关心国家大事。

在台南市的书店自由探索,他走进世界文学花园,同时发现了台湾对自己的意义。

《思想坦克》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

在台湾开始要挣脱威权统治的年代,他没有选择当时大多数知识青年追求的留学喝洋墨水镀金,甚至也没有留在首善之都台北镀银,而是回到家乡,开始深掘台湾文化的瑰宝,整理日治时期台湾文学成果。1979 年当兵期间他协助编纂远景的「光复前台湾文学全集」,做出〈日据时期台湾小说年表〉;1980 年他正式在成大任教,展开赖和研究。

现在的人可能很难想像当时台湾文学研究要受到学术圈的肯定是多幺困难!林瑞明的赖和研究论文,历经波折才得以在学报上发表,除了台湾文学不受肯定之外,还因为赖和左倾的立场,饱受白色恐怖荼毒的学界视为禁忌。教学方面,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1988 年不得不用「近现代中国文学史」这样的课程名称来掩护台湾文学史,直到 1989 年才得以正名。

杨逵、赖和的精神,透过林瑞明的研究与教学,传递给更年轻的一辈。好像一场接力赛,林瑞明接下前辈作家热爱乡土自由、反抗威权压迫的棒子,努力跑啊跑。

《思想坦克》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

虽然教过的学生很多,但他没有竖门立派。不管什幺人,只要有兴趣研究台湾文学,他都会尽力支持,大方出借资料。对有能力创作文学的,更是不断加以鼓励。

2000 年成大台湾文学研究所成立,2003 年国家台湾文学馆在台南成立,都有林瑞明努力的痕迹,是他和朋友们长期努力的成果。他尽力跑了他的那一棒。但是近年他也为台湾文学的硕士、博士工作难觅而忧心难过。过去的意识形态仍对社会大众有强大支配力,民主进步路坎坷。

从少年时代就很关心国事的林瑞明,当了老师后继续热血,关心异议性社团,经常站出来保护学生。1990 年野百合学运时,他是极少数陪学生在广场度过好几天的老师。也在他的坚持下,成大校史《世纪回眸》收录了有关学生运动的记载。

退休前他印了一张名片:「阳春教授林瑞明」,是自嘲,也抗议学界趋炎附势、热中头衔和名利。像他所努力认识的赖和、杨逵,还有他亲近敬佩的叶石涛、叶笛,坚持信念,默默在角落中,忍受寂寞与穷乏,为建设台湾人的心灵、打造台湾文化的基础,奉献一生。

《思想坦克》台湾文学的接棒赛跑:为前辈与后辈奉献一生的林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