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只有年轻世代开始参与政治,新的政治理念才有实现条

2020-06-10 作者 : 浏览量:872
《思想坦克》只有年轻世代开始参与政治,新的政治理念才有实现条

本文作者吴沛忆,原文标题为当云端世代钻进基层政治,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2018 年,在全台各地,各个政党,都有为数不少的 25─35 岁的年轻人,潜进基层政治,参选地方议员。

当云端世代潜进基层政治,这句也许有点抽象。

让我们来想像几个画面:

一群这辈子使用社群软体传送讯息的量,是拿起市话甚至是手机拨打好几倍量的年轻人,一旦走进基层选举,不分男女,不分年纪,不分气质路线,他们开始换上无论如何很难时尚的选举背心。站在路口鞠躬、在菜市场拉着嗓门请託、清晨在公园里遇人就搭讪、夜晚走进巷弄挨家挨户按电铃…。

就这样最赤裸地用身体和扩音器试图引起注意,相同动作,相同区域,重複再重複,直到人们开始叫得出候选人的名字。

一场选举下来,候选人走过的路,握过的手,和民众面对面讲过话的次数,绝对,绝对,远大于脸书上按讚数的好几十倍。

传统政党候选人如此,新兴政党年仅 25 岁的候选人,一旦走进基层选举,同样如此。

我自己则在 2017 年 10 月辞掉工作,从台北市老城区万华中正区开始,启动高密度的选举活动,日以继夜,从不间断,整整一年。

这一年之中面临诸多艰难,其中,体力劳累应该算是最轻的一种。

《思想坦克》只有年轻世代开始参与政治,新的政治理念才有实现条

经过这一年的田野洗礼,我试图整理我所看见的基层政治结构,及行动者突围的条件,愿与大家分享。

第一,到底什幺是基层?

区域性多席选举,因为选区小,媒体关注度小,以台北市为例,每区最低平均当选票数在 1 万 5 千票,一般认为除非拥有全国高知名度,基层经营决定得票数多寡。

那幺,到底是基层?

传统的基层经营以组织为重,基层组织包括行政体系里邻长、社区巡守队、公有市场自治会及警察系统附随民防义警组织,社团组织如宫庙系统、职业公会、同乡会、宗亲会、家长会等。

所谓的经营,模式以经营头人为主,协助头人争取资源提供社团使用,头人即能成为最好的宣传者。让所属成员认知到「这个议员有在做事。」

次之,则是现身政治,也就是一般说的「跑摊」。因为一般人较难接收到市议员问政表现资讯,对许多人来说,平时社区活动「谁有来,谁没来」即成为判定议员是否「认真」的标準。

《思想坦克》只有年轻世代开始参与政治,新的政治理念才有实现条第二,没有资源如何经营基层?

每到选举,就会看到很多新人在上下班时站在马路口「挥手、鞠躬」,随着社群网路兴起,2018 年大选在网路上甚至许多候选人开直播宣传自己站路口。不少年轻选民会认为:站在那里有什幺用?

但对新人来说,这是在基层打开知名度门槛最低的方式。首先,既有基层组织的活动行程,几乎不会主动告知新人,所以,你就算想跑摊,也不一定跑得到。我们获知行程的方式,经常是获邀参加活动的居民,「偷偷」报给我们知道,有时担心头人压力,还会要求我们「不要让别人知道是他通知的」。

仅止站路口,当然是不够的。没有组织协助动员选票,新人能做的是用尽方法「一对一拉票」,也就是,想儘办法接触人群,任何一个人都好,多一票是一票。

所以新人竞选活动的方式,不外乎站路口、清晨跑公园、跑菜市场、逐户按电铃、倒垃圾车时间拉票。慢慢把基层知名度打开后,如何争取认同?没有过往服务的基础,则只能以形象、诚意打动。我到选前半年开始,几乎每天选三个菜市场,站在市场口拉票。即使和市场自治会不熟悉,没有组织的力量帮忙拉票,则直接诉诸民众,自己争取每天来买菜民众的认同。

《思想坦克》只有年轻世代开始参与政治,新的政治理念才有实现条第三,基层的世代断层

基层选举对于年轻候选人来说,最艰难在于社区组织的世代断层。儘管我们再怎幺努力跑摊,再怎幺努力去菜市场拜票,能接触到的人群年龄层几乎都在 50─70 岁。基层跑摊的经验,让我们看到社区组织存在严重的世代断层,从而,往往议员所接收到的,所谓基层的声音,也存在世代断层,严重的取样偏误。

很多人以为,透过网路可以接触到年轻世代;但对于区域性民代来说,网路声量不够大,苦心经营脸书粉丝页,真正能透过脸书和选区年轻选民沟通的机会,其实没有想像得大。以我自己为例,粉丝页经营一年多,追蹤数仅有 1 万 5 千多,其中最大宗粉丝来自新北市,第二才是台北市,来自中正万华区更不到十分之一。

如何建立和年轻选民互动的机会,仍待找寻新的方式。

云端世代成功钻进基层政治是一个起点,期许新世代能带来新政治,下一步,必须想办法开创新的基层政治参与模式。

年轻世代习惯原子化的生活方式,对社区有意见,与其向里长反应,更习惯在网路发声,或乾脆自己拨打市民专线。

年轻世代对社区活动的疏离,造成基层社区活动的世代断层,这说明了我们需要新的社区公共领域,新的组织活动,让年轻世代愿意参与,